多伦多华人为支持中国抗击疫情义卖捐款
来源:多伦多华人为支持中国抗击疫情义卖捐款发稿时间:2020-03-29 16:11:49


赵剡:3月25日交流时,加拿大的医生问,有哪些事情是需要他们第二天就开始做的?我提了三个方面的建议,从个人层面来说,首先要做到戴口罩、洗手、通风;对医院来说,我们需要做到“两通道三区”,就是把医护人员的通道和患者的通道分开,把干净的区域、污染的区域、中间区域分开;第三点就是要做到科学合理的分级诊疗,首先要把普通老百姓(76.200, -0.01, -0.01%)和新冠肺炎的患者分开,其次要把轻症患者和重症患者分开。如果做到这几点,抗疫的效果绝对立竿见影。

进入检查室后,医护人员让我头稍后仰,把一根约有一支笔长的检测棒伸入我鼻内,旋转、停留了大概5秒取样,而后又在咽喉部位进行了取样。检查鼻子的时候,我有种想打喷嚏又打不出的感觉。

新京报:在切断传播途径方面,你们分享了哪些经验?

▲中南医院和加拿大医院视频连线。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第一站是检疫部门,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

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2月8日,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很多人还不清楚。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彭志勇说,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当时的新冠肺炎“主战场”仍在中国,还有医生问他,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还是global的问题。“当时我也不好说,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

△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ORA酒店,我被电话叫醒,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不能出门。

我连忙在排队间隙下载了app,输入电话、姓名、护照号码等信息,认证成功后,跳出了一个“每天自测诊断检查”选项:包括是否发热、咳嗽、咽喉痛及呼吸困难四个项目,如实回答后提交,就完成了当日自我检测。

△ 当地时间3月24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出机场的时候,机场大厅的大钟显示,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经常往返于韩法两国的高玮坐上了从巴黎飞往首尔的大韩航空航班。而不久前,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3月22日0时起,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高玮的行程因为这项措施而变得与寻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