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中国进入缓疫阶段 中国经验正帮助其他国家


剑桥郡警方在上周宣布,他们将这对夫妇的死亡视为“一个孤立的事件,不会寻找或调查相关的任何人。”在进行尸检后,警方表示史密斯夫人的死因是源自头部和颈部的刺伤,但仍需等待进一步的神经病理学测试,而史密斯先生的死亡原因目前仍未确定。

1月底至2月初,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36亿美元经费,以应对疫情。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简直是小题大做。

史密斯夫妇的另一个邻居,76岁的丹尼斯·金斯利表示:“他们是一对人很好的夫妇,在这里住了很久了。上周一他们去商店的时候我看到他们了,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但是我没看到他们回来。我听说他们担心在商店里买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因为东西都卖光了。他们从来没有被送过食物,所以他们不得不出去买他们需要的东西,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困难的事。我知道他病了,新冠病毒产生的影响很容易就能把他逼到崩溃的边缘。”

报道称,尽管美国官方统计的累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高得惊人,但全美真实的病亡人数可能更多。美国有公共卫生专家及医务工作者表示,官方统计数据未能准确地记录全美死于新冠肺炎的真实人数。数据漏报源于前后矛盾的方案、有限的资源以及各地区不一致的政策。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准化系统来报告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加之新冠检测能力持续不足,一些地区甚至对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进行“即兴创作”、误导性处理以及后期追加。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资深学者珍妮弗·纳佐(Jennifer Nuzzo)称:“我们坚定地认为还有一些死亡病例没有纳入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统计中。”据悉,该中心正在研究全球健康面临的威胁并密切追踪新冠病毒的流行趋势。

据《纽约时报》当地时间4月5日消息,美国医学界表示,美国政府未能准确统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官方数据存在漏报现象。

1月21日,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两天后,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封城”的严厉举措。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这好像是哇的一声,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

而随着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美国媒体也在越来越多地反思:美国是如何浪费掉宝贵的抗疫时间、一步步走到眼下这种困难境地的。“随着新冠病毒肆虐,美国被否认和功能紊乱包围”,4日在以此为题的报道中,《华盛顿邮报》通过采访47名美国政府官员、卫生专家、情报官员等梳理了被美国政府浪费的70天。

上周晚些时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关于如何证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新指南,强调验证标准一致性的重要性,并意识到一些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未得到持续追踪的问题。美国疾控中心指示,“如果在合理的情况范围内”未经检测的死亡病例也可纳入新冠死亡病例统计。”专家表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量确实出现漏报,但是漏报的程度仍不明。

报道称,3月初,印第安纳州一名验尸官意欲证实一名男子是否死于新冠肺炎时,遭到了卫生部门的拒绝。此外,纽约市的医务人员表示,许多在家逝世的患者从未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即使他们曾表现出明显的感染症状。